“啊啊啊气死了,我不想玩了,都怪队友总是输,凭什么跟他们组队!”比赛结束后,少年暴躁地扔下球棒,趴在地上嚎啕大哭,怎么都不肯站起来。

“哎呀算了,前面一直赢,第九局被逆袭的情况我都见过,教练说很正常,以后你打着打着就习惯了。”输掉比赛后,少年轻轻放下球棒,拍了拍懊恼自责的新队友,如是安慰道。

“我们每次提前半小时到基地,我来带新队员练习,争取这次比赛打出好成绩,不是为了赢,是为了不输!”少年在球场一点点成长,当上了队长,知道了责任和担当,明白了输赢的意义。

在赛场上,他留下一句句“加油、没关系”,“好球”,“强棒来一棒”,“我们太棒了”……

在启乐,我们看过太多太多孩子,从刚开始的心态急躁、轻言放弃、无法专注、没有毅力,甚至不合群等等,到逐渐开始转变,就像文章开头的孩子。

每个学员最大的变化,就是每次比赛时,可以正确面对输赢和成败——从抱怨到接受,再到不服输的直面挑战。

因为棒球,是一项不到最后出局数都可能会发生变化的游戏,第九局比赛出现逆转的情况数不胜数。

这项运动没有时间的限制,哪怕九局下半两出局,只要比赛没有结束,就有获胜的可能。

当你信心满满的挥棒落空时,当满身尘土或泥浆滑垒但仍晚一步、被触杀在垒上时,当飞速旋转的球刁钻变向的从你手套旁边钻过时……

home run和out的差距很多时候只在一念之间、一毫一厘之间,没有人可以掉以轻心。

所以,当每个孩子从第一次戴上手套,拿起球棒的那一刻,那颗好心态就已经陪伴着一起成长了。

2021年,世界精神卫生日的主题正是“青春之心灵 青春之少年”,聚焦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。一个孩子对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,每个父母都深知。

社会发展到今天,儿童青少年面临的环境适应、人际关系的选择、学习等方面的压力都远远大于过去,发生精神心理问题的几率也大大增加。

据一项调查统计,精神疾病在我国疾病总负担中已排名首位,约占20%,而受到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困扰的17岁以下青少年约有3000万人。

越来越多的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,早早囿于心理困境,甚至逐渐演变成心理疾病。

睡眠障碍、分离性焦虑障碍、抽动障碍、注意缺陷多动障碍,游戏成瘾、抑郁症、强迫症、厌食症、精神分裂症……

据国内流行病学调查,中国抑郁症终生患病率为6.8%。2020年,我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为24.6%,其中重度抑郁为7.4%。

但是让我们仔细想想孩子的生活状态,如否出现了饮食不佳、睡眠出现异常,注意力欠缺、记忆力不佳、学习状态差、社交有问题等情况……

不过,很多家长对于”带孩子看心理医生“这件事,心里还是有抵触的。那么孩子遇见这些情况,到底该怎么办?如何预防?

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,1750名心理医生中,有9%的人认为体育锻炼是治疗抑郁症的有效手段之一,7%的人认为应将体育锻炼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来消除焦虑症。

在诸多面向青少年的正向引导的手段当中,体育运动是被证明的一种最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。

在这里,没人能保证棒棒安打,谁都有失误和被三振的时候,站起来拍拍裤子继续全力以赴。

队友是依靠也是后盾,他们口中每一声加油,每一声鼓励,每一声呐喊,都是冲他而来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