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莱德·德雷克斯勒是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中期NBA最出色的得分后卫之一,那时有着“东有飞人,西有滑翔机”的说法。1992年德雷克斯勒作为梦之队的一员去了巴塞罗那,1997年他入选了NBA50大球星。德雷克斯勒之所以被称为“滑翔机”不仅是他打球飘逸,弹跳出

色,还因为他的名字Clyde和滑翔(Glide)一词相近。根据野史记载,在一次扣篮大赛上,当篮筐升高到3米60的高度时,连乔丹这样的高手都败下阵来,但还有一个人能高高跃起将球扣进篮筐,他就是克莱德·德雷克斯勒。

《Clyde the Glide》 (作者Kerry Eggers)一书是德雷克斯勒的生平自传,其中披露了许多不被人知的内幕故事。本文将分期节选其中的精彩段落,旨在让读者了解这位上世纪90年代仅此于乔丹的联盟第二得分后卫。

1983年,也就是我21岁那年,我决定要结束大学篮球生涯参加NBA选秀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非常渴望为家乡球队休斯敦火箭队打球。他们有那一年的第一和第三顺位,我几乎确定他们会选中我,保守估计也是第三顺位上。

不过火箭队刚刚经历了一次教练变动,德尔·哈里斯被解雇,取而代之的是比尔·菲奇。这次人事变动不久,大概是在选秀前两周,火箭队的总经理雷·帕特森把我叫到球队办公室谈话。

“克莱德,我们保证会选中你,但是有些事情正在变化,我们有了一个新教练,他也许会有新的指教方针,你别吃惊,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消息。”

这是我最不想听到的结果。我推掉了很多球队的邀请就是因为我太想为火箭队效力了,我对他们说我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认真打球,至于谁是主教练对我来说并不重要。

那段时间我非常低落和恼火,我感到自己被出卖了,我还没在NBA打球就被卷入了一桩交易,这就是职业篮球,你需要接受这一切。

在和帕特森谈过后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时间之紧迫让我没法再和其他球队大量接触,我只得重新考虑一支我曾拒绝的球队,波特兰开拓者队。开拓者手握第十四顺位,我很快和球队负责人见了面。他们认为:“你的水平不可能会落在第十四位,但如果你到那会还没被挑走,我们肯定要你。”有人认为开拓者会选中来自明尼苏达的身高2米21的中锋兰迪·布雷沃,因为他们已经安排布雷沃和路易斯安那州大的后卫霍华德·卡特参加训练营和体测了,不过我心里清楚,这是开拓者摆的迷魂阵,意在让其他球队摸不到他们真实的意图。

选秀大会上,火箭队用首轮状元签选中了2米24的高中锋拉尔夫·桑普森,第三顺位挑走了罗德尼·麦克雷。我很失落,但这是意料之中的,“我迫切地希望有一支球队能赶快选中我。”这是我当时的心情。达拉斯在第9和第11位选走了德特夫·施拉姆夫和德里克·哈勃。我想:“该死,这可是支德克萨斯州的球队,他们应该看过我很多比赛,但他们居然也没瞧上我?!”

接下来纽约在第12顺位选人,观众球迷齐声高喊:“德雷克斯勒!德雷克斯勒!”但尼克斯队挑走了我的老朋友,来自阿肯色的达雷尔·沃克。

终于轮到波特兰了,他们遵守了诺言选中了我。此时此刻我刚才的坏心情一扫而光,剩下的只有高兴,因为我终于成为NBA职业球员了!

我雇了弗雷德·斯劳特来帮我和开拓者交涉和签订我的第一份合同。之前我母亲强烈建议我找个内行来帮我打点商业谈判上的事情。弗雷德曾经是运动员,同时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法律学校学习过,水平很高,那会他还负责很多别的球员的合同,包括诺姆·尼克松和麦克尔·库珀。

我感觉开拓者队给我开的价钱有点低,我们预计的是17万美元,但他们只愿意给我15万,于是我们开始唇枪舌战,假如当时我知道我后几年取得的成就,我当时就自己进去和球队老板单挑了。

最后在10月21日,新赛季之前一周时,我们敲定了和球队的合同,第一年我将得到16.5万美元的薪水,之后会涨到17.5万和20万。我想我恐怕是首轮新秀中最后搞定合同的球员了。

1984年2月,我被联盟邀请参加了在丹佛举行的全明星周末扣篮大赛,这也是NBA首次在全明星周末引进此项赛事。参加比赛的有一帮顶级扣篮高手,包括多米尼克·威尔金斯,达雷尔·格里菲斯等人。比赛中我表现得不好,甚至没能通过第一轮。在扣篮方面我似乎更适合在比赛中发挥,而不是在单纯的扣篮大赛中。这种比赛很有意思,但我的目标是进入全明星阵容,而不仅是在扣篮大赛上亮相。

那届扣篮大赛最终以拉里·南斯在决赛中击败朱利叶斯·欧文告终。我在大学时曾见过欧文,也曾接受过同在76人的球星摩西·马龙的指导,当76人做客休斯敦时,马龙向欧文介绍我,“这小子身上有些你的影子,将来他肯定有出息。”

丹佛全明星周末我过的很开心,同时也和欧文聊了很多,他是我的偶像之一,在我还在上学时,只要“J博士”的身影出现在电视上,我就会屁股不离板凳地观看。

全明星之前我场均只能上场15分钟,但在之后我的上场时间增加到了20分钟以上,只有一场比赛低于10分钟。我还在三场比赛中首发出场,其中两场打了超过30分钟。在对阵国王队的比赛中我得到了菜鸟赛季的最高分21分和6个篮板(全部都是前场篮板),还有3次抢断。接下来我在对阵超音速的比赛中砍下13分、13个篮板和7次助攻。尽管有这些成绩,但菜鸟赛季的实际表现还是没能达到我的预期目标。

我的首个季后赛经历并不愉快,因为我们在首轮就被2比3淘汰回家。前4场比赛我每场出场14-18分钟,没有什么大的表现。在生死战第五场比赛我出场24分钟得到12分、10个篮板和3次助攻,但我们还是输了。来年我们再次进入季后赛,从那以后开拓者队连续21年打进季后赛,直到2003-04赛季为止。

菜鸟赛季我几经沉浮,最终以平均出场17.7分钟,7.7分和3个篮板的数据收尾。队中的肯尼·卡尔和我是仅有的两个打满全季82场常规赛和5场季后赛的球员。我有着45.1%的命中率72.8%的罚球准星,此外还有107次抢断,这在全队能排到第三,要知道我的上场时间是如此可怜。

这一年我学到了很多,我几乎错过了整个季前训练营,因此我的起步并不顺利,并且在我的位置上有好几个优秀的球员,这也使我的第一个赛季遇到的困难远超我的想象,但我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代价。

在第二个赛季开始之前,1984年选秀大会如期召开,众所周知这届大会众星云集,奥拉朱旺、乔丹都在其中。最终波特兰和休斯敦争夺状元签,前者不可思议地连续第二年胜出,他们毫不犹豫地挑选了我的老校友奥拉朱旺,这是明智之举。第二位我们挑选了肯塔基大学,身高2米16的中锋萨姆·鲍威。第三位的芝加哥选走了乔丹。

现在回首往事,事实已经不可改变。但我时常禁不住去假设,假如我们赢得了状元签并且挑中奥拉朱旺,开拓者的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?事后也有人认为我们当时应该在第二位选择乔丹,而不是整个职业生涯碌碌无为的鲍威。这纯粹是事后诸葛亮。因为在当时看来,我和乔丹实在过于相似,我们有着几乎相同的身材和运动能力,能在场上做同样的事情,至少球队是这样想的。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有两个过分相同的球员在队中。当时的主流想法是:开拓者要想成为争冠球队,还缺少一名有统治力的大个子,就像湖人拥有伟大的贾巴尔,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